欢迎访问!
御龙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御龙阁 > 正文

近期的一些媒体碎片:两极分化、年度精英、收入锐减、新闻评论化

发布日期: 2019-11-12浏览次数:

  2019年11月3日下午,我去北京歌华开元大酒店参加蓝媒汇举行的“2019传媒精英盛典”。

  落座后,环顾四周都是熟识的一些媒体、自媒体老炮,相互对视,均感主办方告知的“会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参加活动”所言非实。

  台上,蓝媒汇创始人韩辉致辞,提到了一个词汇“凛冬”,我认为恰到好处。因为这个词汇背后一方面凸显我们当下媒体环境的严峻,另外一方面何尝不也揭示春天正在到来,凛冬之后不就是春回大地么?

  正如韩辉所言,凛冬依旧还在,但我们并不惧怕。真正以内容为王的媒体人,此时当回归本位,回到曾经属于我们的上半场,怎么在网上下载MP3格式的戏曲?。在新的起跑线前,系好鞋带,我们一起出发。

  是啊,无论时局如何变化,内容永远为王。我们只要有内容生产能力,一切才刚刚开始。今天文章没有特别的主题,碎片化的聊聊我近期的一些见闻和思考。

  媒体人的分类可以有很多维度,这几年主要的分类就两种,一种是自媒体人,一种是非自媒体人。

  我今天更想换个视角来分类,也主要是两种,一种是老媒体人,一种是年轻的媒体人。

  就在蓝媒汇这场以媒体老炮为主的大派对进行的同时(我粗略估摸了一下,不算工作人员,当天落座的参会媒体人平均年龄超过35岁甚至更大,几乎都是主编或者以上级别),另外在北京流氓村餐厅也有一场以90后乃至95后为主体的新媒体人小聚会。

  如果以行业知名度、从业资历、业界影响力等维度计算,这批年轻的新媒体人或者新媒体从业者,是无法和这些老炮相提并论的;但是若以爆款视频的比例、10万+文章的数量、赚钱能力等维度来计算,媒体老炮们远远不是这批新人的对手。

  比如我,参加类似蓝媒汇的活动,还有人叫一声“丁老师”,还能拿个奖。但如果参加这些年轻人的新媒体聚会,报一下粉丝数和阅读量,就被冷落在角落里了。我曾经亲眼所见,新媒体最盛的那两年,有场活动洪波(Keso)去的晚了没有座位,全程站着听了一个小时,在年轻人的狂热声中,谁认识洪波呢?

  反过来说,对于很多媒体老炮来说,也是不太能瞧得上那些蹿的太猛的新人,认为他们不过是抓住了风口,搞搞标题党,四处扒拉一些文章就能凑篇爆款。

  媒体人的两极分化已经不可避免,老有老的优缺点,新有新的优缺点,其实大可不必互相嫌弃,我觉得如能携手探索一些精诚合作的项目,可能对双方更好。

  这次蓝媒汇的“2019传媒精英盛典”,重头戏是“年度精英三十人”奖项的颁发。

  这一属于媒体人的“年度精英三十人”奖项,是蓝媒汇的编辑们,从2019年各种爆款稿件、新锐媒体及媒体人中反复甄别、仔细筛选,并结合社会传播热度,最终选取三十位传媒人登台领奖。

  我有幸入选,收获“年度精英三十人”的奖杯。我表示接下来要再接再厉,以饱满的创作热情,给业界贡献更多的观点和智慧。

  说完这番“漂亮话”,我继续喝中药续命,每天一大碗。我认识的几乎所有还在坚持自己写作的老媒体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职业病,肩周炎和腰间盘突出之类的只是小病,不少媒体人的五脏六腑已经受损,精神状态很是不好。

  有人说媒体人终究是一碗青春饭,到了一定年龄就要转到管理岗位或者退下来。对于这种认知我想反驳,但很无力,的确大部分的媒体人不能一直靠写字吃饭。

  韩辉在致辞中提到一个现象“评论代替了新闻”:这年头所谓“新闻”都变成了“评论”,“采访”悄无声息地缺位了。打开各种“媒体”平台,满眼都是评论和抒情,基本事实被遮蔽,但无人知晓,无人关心。深入一线的记者不再得到应有的尊重,媒体素养的布道者被看作是中世纪古板的老学究,你们说是庶民的胜利,我觉得是时代的悲哀。

  我想,这是一个重要原因。做评论比做采访活的更好,赚的更多,大部分人当然选择更省事的活计了。

  知名媒体人曹林,做过一个颇为有名的讲座《远离满脸10万+欲望的自媒体病人》,在他看来媒体人在新媒体思维的转型中,一不小心就在嗜血的“10万+”欲望里迷失,在喧嚣的营销氛围里,丧失理性思考的能力,沦为舆论情绪的推手,从而丢掉了媒体人的新闻本分。这其实也是在批评没有一手新闻和采访素材,为了利益而以评论代替新闻的那波人。

  当然我们也应该认同,很多时候新闻也是评论。通过不同视角和机位的选取,有条件的有区别的进行报道,也是一种评论。关于这个观点,我给大家看一张图就明白了。

  有句线年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这句话虽然未尽客观,但似乎适用于反映部分自媒体人的收入。

  去年11月,我写了一篇文章《丁道师:我在头条、百家、一点、大鱼等平台的收入》,罗列了我在各大平台的收入分成和各种奖励,其中仅仅一点资讯一个平台就给我分成了6万多人民币,颇为可观。

  当时这篇文章发出了后,很多媒体人都表示羡慕,纷纷开通了一点资讯、百家号、大鱼号等账号,做起了写字致富的美梦。

  到了今年11月,就不好意思写了,因为我在各大平台的收入出现了锐减,以分成最多的一点资讯为例,我现在每个月大概只能分到三五十元的收入,不到去年同期的零头。至于我在大鱼号、百家号、搜狐自媒体等平台所获取的分成,也以个位数或者两位数计算,这些收入甚至不够我网费和电费的开支。

  近期在走访中,很多自媒体人都和我表示今年出现较大幅度的收入锐减,对自媒体的前途持悲观的态度。在我看来,自媒体就像任何一种形态的媒体一样,都是在波动发展中上升,不可能一路顺风顺水。只要中国经济、中国互联网发展没根本性大问题,依附于此的自媒体就会长久生存。

  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