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www.333410.com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333410.com > 正文

养猪第一股“面值退市” 雏鹰折翅坠入股转系统

发布日期: 2019-10-04浏览次数:

  ,002477.SZ)股票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雏鹰农牧将从8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后,雏鹰农牧将转至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继续交易。

  作为雏鹰农牧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侯建芳曾凭借创立“公司+基地+农户”这个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雏鹰模式”,带领公司一步步登上巅峰,市值最高时近300亿元,一度成为备受市场追捧的白马股。

  随着“雏鹰模式”的升级,雏鹰农牧大肆扩张,并跨界多元化、布局全产业链,极度紧绷的资金链让其难以为继。而伴随债务危机的爆发和持续发酵,“欠债肉偿”、“没钱买饲料饿死猪”等奇葩事件先后发生。

  如今,雏鹰农牧更步中弘股份(中弘退,000979.SZ)之后,成为A股市场第二家触发“面值退市”的公司,彻底倒在了超级“猪周期”上行前夕。

  “盲目扩张肯定是没什么说的,自己确实太过度自信了。2020年天津国考公告什么时候发布?国家公务员考试录用系统,管理上肯定也有松懈的地方,这几年公司扩张太快了,我本人对生产上倾注的精力少了。在经营上太善良,太心软。”2019年7月,雏鹰农牧行至退市边缘时,侯建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思道。

  前有(002069.SZ)“扇贝跑路”,今有雏鹰农牧“没钱饿死猪”,一出接一出的荒诞戏码在养殖业上演,而雏鹰农牧或许不会是最后一个。

  唏嘘之余,雏鹰农牧又给资本市场提供了一个怎样的“范本”?其市场化债转股、押注猪周期自救的希望几何?

  针对市场化债转股进展及如何进一步盘活公司资产等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雏鹰农牧董秘办和证代处联系采访,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将相关问题以邮件形式发送至公司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实际上,“面值退市”第一股中弘股份进入退市整理交易日以来,股价累计下跌70.27%。

  8月1日,北京某券商农业分析师陈希(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退市前,超跌反弹超涨反跌完全预测不了,变成纯资金短期炒作。

  1988年,三次高考落榜的侯建芳回到新郑市薛店镇,以200元养鸡起家,从1994年开始养猪,凭借着“雏鹰模式”得以迅速扩大养殖规模;2010年9月,夏建芳带领雏鹰农牧登陆资本市场,成为A股市场“养猪第一股”。

  登陆资本市场第三年,侯建芳以37.8亿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316位。再过三年,时逢超强猪周期,生猪养殖行业集体大丰收,雏鹰农牧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60.9亿元,同比增长68.28%;净利润8.69亿元,同比增长294.29%。

  这一年,侯建芳身家达85亿元,位列胡润河南富豪榜第四位。这是属于侯建芳和雏鹰农牧的高光时刻,不过,如今回头看,风光背后早已危机四伏。

  从2014年开始,雏鹰农牧开始发债,大规模新建猪舍,该年累计投入7亿元,建设猪舍296栋。截至2014年末,雏鹰农牧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合计41.8亿元,而彼时总资产为72.4亿元,前者占后者的比例超过57.7%。

  总负债和资产负债率也随之攀升。2014年负债合计达43.61亿元,到了2015年已突破50亿元,达54.70元,负债率为53.72%。

  负债高企之下,雏鹰农牧推出“雏鹰模式3.0”,主推轻资产养殖模式,引入第三方负责养殖合作社的固定资产投资,公司负责租赁土地及养殖过程管理,养殖户则负责饲养生猪。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雏鹰农牧也为合作社和农户提供资金支持,原本的“轻资产模式”变得越来越“重”。截至2018年9月30日,雏鹰农牧为合作社垫付了猪舍建设款近12亿元。

  斥巨资建造猪舍只是雏鹰农牧扩张计划中的一部分。为了平抑猪周期波动风险,雏鹰农牧还往全产业链以及多元化方向扩张。

  2015年以来,雏鹰农牧布局了产业基金及金融投资业务,投资布局主要围绕着农业及其相关领域、公司相关业务产业链的上下游等展开,逐渐形成粮食贸易、饲料生产、生猪养殖、屠宰加工、冷链物流、线上业务等全产业链体系;同时还相继跨界布局电竞和互联网等板块。

  “我们铺这个路,说实在话,产业链拉得长不长?太长了,全中国的养猪企业比我产业链长的都没有。”侯建芳对媒体坦言道。

  资本故事讲了一个又一个,但这一次,雏鹰农牧最终未能成功穿越逆周期。更糟糕的是,盲目的恶果开始集中显现,除了巨额债务,雏鹰农牧濒临退市边缘。

  根据历年财报显示,雏鹰农牧2016—2017年负债分别为102.7亿元和164.2亿元。而在债务危机爆发的2018年,负债为185.2亿元,负债率高达87.89%。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负债合计达182亿元,而资产总计为196.4亿元。

  另一边厢,为了配合,雏鹰农牧自上市以来频繁推出高送转,其股本规模扩张超20倍,导致公司股价步步走低。在业内看来,这也是导致其最终触发“面值退市”的一大原因。

  “高转送可以认为是一种变相对大股东的利益输送。股本的不断增加,而业绩却没有同步的话,就会造成股票的泡沫,一旦经济或经营出问题,那么就可能形成暴跌。”8月1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同日,广东雪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昌民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雏鹰农牧进入行业较早,曾致力于多元化发展但未成功,造成了精力和资源分散,后又因介入资本市场较深造成‘双杀’。预计进入退市整理期后,股价会向其它‘面值退市’股一样,向下价值回归。

  随着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叠加非洲猪瘟冲击,雏鹰农牧深陷巨亏。财报显示,雏鹰农牧2018年亏损38.64亿元,同比下降8650.78%。2019年一季度继续亏损11.03亿元,同比下降977.53%。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9年3月,雏鹰农牧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目前,仍未公布调查结果。

  多重危机之下,雏鹰农牧也开启自救。其曾筹划引入政府和金融机构纾困,但最终无疾而终。侯建芳将纾困失败的原因归结于“怪自己没抵押物啊,政府救你的前提是你得有抓手”。

  紧接着,雏鹰农牧推出市场化债转股方案。今年6月,雏鹰农牧召开债权人会议,主要债权机构与雏鹰农牧拟通过市场化债转股化解雏鹰农牧债务风险,会议现场提交了已签署的雏鹰农牧《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债权机构包括主席行及副主席行等24家,涉及金额约73亿元,并决定在此基础上启动债转股方案,进一步扩大债转股规模。目前达成参与意向的债权人已增至29家,涉及金额增加至约78亿元。

  同一天,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分别与供应商河南方牧商贸、郑州牧康贸易、河南牧达商贸签订了合作协议,分别出资成立公司,开展生猪养殖业务。雏鹰农牧以猪舍实物资产出资,三家供应商则以“债权+种猪”的形式出资。

  受该消息影响,雏鹰农牧当天股价上演“地天板”涨停。深交所同日下发关注函,要求雏鹰农牧结合本次交易的必要性,说明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股票交易、抬拉股价的情形等。

  “针对公司现状,公司采取了多种方式解决债务危机……此次公司与供应商签订合作协议,开展生猪养殖业务,是公司解决债务方案的一项新的尝试。”7月28日,雏鹰农牧在回复关注函中如此解释,并否认了拉升股价之说。

  不过,雏鹰农牧最终还是难逃“面值退市”的命运,8月19日晚间,深交所对雏鹰农牧股票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雏鹰农牧将从8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这给雏鹰农牧的债转股方案能否顺利落地增添了变数。根据相关规定,市场化债转股对象企业应当具备发展前景较好,具有可行的企业改革计划和脱困安排等条件。

  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债转股是否成功取决于其经营性资产是否还具有持续性,如果已经没有基础,那么债转股也没有意义,债转股和面值退市并不冲突,但是会压缩股本权益。“自救难度很大,一方面债务负担重,另一方面自身业务基础差。”

  李昌民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雏鹰农牧负债率高达92.68%,加之对外担保和资产折价,已经资不抵债,又涉多起诉讼和对外担保诉讼,公司短期借款近50亿元,应付账款高达16.5亿元,控股股东持股质押率高达98.66%。综上所述,雏鹰农牧拟通过市场化债转股化解债务风险成功率较小,走向破产重组概率较大。

  按照雏鹰农牧的说法,受资金紧张、非洲猪瘟禁运等因素影响,公司生猪销售量有较大幅度的下跌,尤其是自2019年3月以来,养殖场空栏较多,造成猪舍闲置、利用率低。

  从今年的布局来看,雏鹰农牧已开始调转船头,把猪周期上行带来的机遇当作救命稻草。在2018年年报中,雏鹰农牧表示,2019年公司将聚焦主业,着重发展生猪养殖,成立养殖事业部,专注生产。

  今年4月,侯建芳再度表示,当下雏鹰将更加专注主业,稳步将已建造好的猪舍产能进行释放,提高资产利用率,“不会再布局别的板块”。

  不过,想要盘活雏鹰农牧并不容易,亏损还在继续。7月12日,雏鹰农牧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亏损14.8亿-16.2亿元。

  然而,雏鹰农牧的复产计划也面临严峻挑战。陈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非洲猪瘟疫情持续蔓延下,任何一家猪企的复产计划都不完全可信,何况雏鹰农牧本身债务等各种危机缠身,即使在当前超级猪周期的机遇下,其聚焦主业的复产计划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前有“扇贝跑了”,今有雏鹰农牧“饿死猪”,为何农牧养殖业会出现如此荒诞的戏码?雏鹰农牧又给资本市场留下了一个怎样的“范本”?

  “一个靠自我包装、资本运作而不断忽视作为业绩基础的经营管理,导致泡沫越吹越大、与实际越离越远的结果。”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农牧养殖业和一般工业制造业不同,存在更不确定的风险和波动,理论上应该无法获得与一般制造企业类似的估值,但这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为了推高估值就不断采用忽悠甚至欺诈的方式,在资本市场催生估值泡沫,循环往复最后导致牛皮吹破无法收拾。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金融委最新定调!鼓励境外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 一个月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

  38岁浙大学霸Facebook总部跳楼自杀:经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 曾与上司争吵

  耐克阿迪国内最大零售伙伴TOP SPORTS(滔搏)开启招股,速来申购!